第382章 蝎子精大鬧軍營

上一章返回目錄返回書架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魔盤大唐第382章 蝎子精大鬧軍營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這位大嫂,不知你想干什么?”

  薛萬徹可不想自家小弟被這女人吸引住了,想早一點送她出去。

  “哈哈,將軍有禮了!”那人微微蹲下身子,屈膝施禮道,她身材不錯,又低下身子,稍稍展露了一些應該被和諧的東西,周圍的將軍們都三月不知香味,眼睛止不住亂看,其中薛萬鈞最為放肆,他離那婦人最近,個頭又高,瞪著一雙牛眼睛,差點就掉到了黑暗的深淵之中。

  薛萬徹微微皺眉,他覺得軍營中沒有女人還是很好的,一旦有女人出沒,將士們都不自覺地放松下來,連一點紀律都不講。

  “你有什么事,為何不離去?”薛萬徹不耐煩地說道。

  “哈哈,將軍容稟,我們是生意人,要恰飯的,而將軍手下將士們叫了我們姐妹進來陪酒,可到現在還沒有給錢呢,我們怎能就此離開呢?難道將軍提了褲子不認賬,準備以勢壓人,白白糟蹋了我們姐妹?”

  婦人用手帕蘸著眼角,聲音悲悲切切的,看起來楚楚可憐,叫一眾男生心馳神搖,恨不能一把把她給吃了。

  薛萬徹聽了之后,臉色微紅,這女人在說什么啊?什么叫提了褲子不認賬?本將軍剛剛過來,什么都沒有干吧,這種事怎么能算到自己的頭上呢?真是豈有此理!

  他又氣惱地看了一眼這群屬下,這些混蛋真該死,在外面找女人居然沒有提前給錢,現在等著人家來要賬,軍中將士們的臉往哪里擱?

  “這位大嫂是我們怠慢了,請問一共多少銀錢?”薛萬徹不得不按下脾氣,賠禮道歉。

  “一萬貫!”婦人伸了一根手指說道。

  “多少?!”

  大家都不可置信地問道,這個女人也太黑了吧,兄弟們只要了幾個女人,她敢要一萬貫,騙子行騙到了軍營里,不想活了?

  有一些將士氣惱地瞪著女人,眼中的煞氣遮擋不住,他們暗暗地想著,只等將軍一聲令下,大家一哄而上,一定要給這個女人點顏色瞧瞧,讓她知道軍中男兒的本色。

  被眾多熱血男兒圍著,這婦人竟然也不慌張,她嫣然一笑,掃了那些將士一眼,鄙夷地說道:“只會嚇唬女人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去跟西北的妖族拼命啊?我看你們也只有在女人身上撒氣的勁兒,別的本事一概沒有,就憑你們還得上英雄好漢嗎?”

  薛萬徹聽了女人的批評,面紅耳赤,怒掃了幾個準備動手的將士,喝道:“都干什么?滾遠一點!”

  幾個本來很生氣的將士泱泱而退,只能在遠處用眼睛殺人,心里暗暗想著,等哪天能出軍營了,一定要找到這個女人,好好地教訓她一頓,讓她知道什么是熱血男子漢。不過這個娘們兒敢當著大將軍面大放厥詞,彪呼呼的,看起來挺有味道的,果然是西北的女人,名不虛傳啊!

  女人看眾將士退了,笑著橫了薛萬徹一眼:“依我看,整個軍營里面,就只有將軍你是個真正的男人了,將軍可要人來到西北可能睡得著,要不要我們姐妹侍候啊?”

  薛萬徹擺了擺手,不耐煩地說道:“你不是要錢嗎?說說為什么要價那么高,不說清楚我們是不會給錢的,別以為我們愿意當冤大頭。”

  “哈哈,好叫將軍們知道,我們一百個姐妹本是安西城各大青樓里最美麗的女子,聽說將軍們從數十萬里之外的長安來到安西都護府,是為了打妖怪,保護西北的百姓,我們姐妹不勝感激!想到各位將軍們即將征戰沙場,可能再也不能回來,我們姐妹心中悲傷,為了報答將軍們的英勇,我們聚到一起,準備侍奉各位將軍。”

  女人的話讓大家暗暗點頭,這話說得好,我們要上戰場了,為國為民拋頭顱灑熱血,你們侍奉我們是應該的,可她后來為什么要錢呢?還要了那么多,真嚇人,大家很想聽一聽這位大姐的心路歷程。

  “本來我們心甘情愿侍奉各位將軍,不會收取一文錢。”

  婦人掃視了場中的將士們一眼,明亮的眸子慢慢變得昏暗,她長嘆了一口氣,有些失望地說道:“我們姐妹本以為會侍奉一群英勇的戰士,可來了之后我們才知道自己的想法大錯特錯,你們算什么戰士?請看看城外,妖族還在肆虐,遍地餓殍,遍地干尸,你們不顧城外百姓的死活,還在軍中飲酒作樂,沒有一點為國為民的姿態,我們失望了,憑著你們這樣的將士,又怎么能戰勝妖族呢?所以我們不愿意免費侍奉各位,臨走之前,我們必須把我們應得的錢拿到手,反正你們這群無能的膽小鬼也不會真正地上戰場作戰,留著錢干什么,最終還不是花在青樓館舍中,所以將軍,那錢吧,要是不給錢,我們就告到薛都護那里去。”

  女人說完了話,軍營中鴉雀無聲,大家完全沒有想到她會說出那種話,讓人名譽掃地,讓大家完全沒有顏面去辯駁,因為大家是真的在軍中飲酒作樂,女人沒有胡說,沒有誣陷。

  薛萬徹嘆息一聲,從儲物袋中拿出一萬貫放在桌子上,“拿去吧,快走吧!”

  他不想再跟這個女人說話。

  “哈哈,謝謝將軍!”

  女人大笑一聲,聲音很暢快,“姐妹們,錢到手了,我們一起謝謝將軍,再陪給為戰士喝一杯吧!”

  “是,姐姐!”

  女人們咯咯笑了幾聲,拿起地上的酒壺就要給各位戰士敬酒,一個照顧一個。

  “不要臉!”

  “我不喝了!”

  “拿了錢就滾!”

  戰士們不想再跟這群女人有什么交流,只希望他們能快些離開。

  “哈哈,姐妹們,既然將士們都不喝酒,該他們一點厲害的瞧瞧!”

  大家都以為這些女人們會使用什么絕招時,這些女人真的用了絕招,忽然這群女人大變身,一個個都從身后冒出了一條長長的蝎尾,趁著將士們出其不意,這些蝎子精們下狠手了。

  不到眨眼功夫,就有三百多人慘叫著栽倒在地上,身體變得烏黑,眨眼又變成一堆堆血水。

  “啊!!”

  薛萬鈞離那名女子最近,他沒有防備被女子蟄了一下,頓時慘叫起來,好在他修為高深,連忙運功療傷。

  “妖怪,你敢!”

  薛萬徹突然反應過來,心中震驚不已,看到弟弟就要慘遭蝎子精的毒手,他連忙施展法術,朝著蝎子精打了過去。

  “有刺客!”

  王舉見到這場面,也嚇得一大跳,這些女人怎么會是妖怪呢?場面的形勢變得嚴峻,他不敢再想,頓時大聲驚呼起來,可周圍的人都喝的暈乎乎的,能趕過來救援的人很少很少,他只能施展文氣與薛萬徹并肩作戰。

  可這一百多個蝎子精都是好手,見一擊得手,又揮動著巨大的鉗子,四處斬殺營中將士,很多人在睡夢中被殺死,身首異處。

  “不!”

  薛萬徹大聲叫喊道,聲音有些凄厲,“都起來啊!”

  “妖怪,住手!”

  正在這時從城中飛出來兩個魁梧的身影。

  “啊,薛仁貴來了,姐妹們快撤!”

  “是,姐姐!”

  蝎子精們擅長遁地之術,向著地下一鉆,只見地面上揚起一片灰塵,塵埃落定后,蝎子精們早已消失不見,軍營中只剩下一地的血水,遍地傷兵。

  “孽畜孽畜!”

  薛仁貴來慢了一步,進了軍營就看到遍地殘尸,氣得連聲大罵,他身后的蘇定方心情也不好,找來找去也沒有抓住一個蝎子精,為什么自己就不會遁地術呢?哎,真煩!

  “薛兄弟,萬鈞賢弟怎么樣了?”薛仁貴落在地上,看到薛萬鈞滿臉漆黑,顯然一副毒氣攻心的模樣,情勢十分危急,必須要立即下手救助。

  “情況很不好,蝎毒十分兇猛,我也不能完全克制住!”薛萬徹查看了一下弟弟的情況,搖頭嘆息了一聲,完全不知道該如何處理,“薛大哥,你久在西域,不知道是否有辦法克制蝎毒?”

  薛仁貴懂得一點岐黃之術,他蹲在地上仔細地查看了一下薛萬鈞的狀況,搖了搖頭,“向萬鈞賢弟下毒手的蝎子修為高深,蝎毒十分強勁,我也沒有辦法克制。”

  “怎么辦?”

  這一刻不止薛萬徹頭痛,軍營中很多人都頭痛,這還沒有正式登上戰場呢,可一下子就死了上千人,這該怎么辦?怎么向朝廷交代?

  “哎呦!”

  “啊,肚子痛!”

  忽然原本一些沒有遭到攻擊的戰士捂著肚子慘叫起來,差不多有上千人,有的人情況很嚴重,開始口鼻流血,薛仁貴連忙檢測其中一個,發現他的身體中也存在著蝎毒,奇怪他們身上沒有被蝎子蟄到,怎么會中毒?

  “酒里有毒!!”

  有人突然叫喊到。

  薛仁貴明白了,剛才那群蝎子精趁大家不備,鉆到了軍營中放毒,大家一時不備,全都中招了。

  薛仁貴看了看這個亂糟糟的軍營,心情很不好,僅僅是一個軍營遭到襲擊嗎?全軍一共有數百個軍營,不知道別的地方有沒有遭到襲擊。

  “蘇將軍,麻煩你去別的軍營,看看有沒有什么異常!”薛仁貴吩咐道。

  “是!”

  蘇定方一抱拳帶著一隊士兵在軍營中四處巡邏,并敲鑼打鼓,告誡各營的將領,謹守營寨,防止被妖怪趁虛而入。

  王舉組織軍中沒有受傷士兵整頓軍營,把受傷的戰士都安置好,等著軍中醫匠來救治。可軍中中毒的人達到了上萬人,完全沒有那么多醫匠來救治怎么辦?當務之急是找到解毒的方子,把戰士們體內的毒素全部清理出去,否則拖得時間越久越嚴重,等到毒素深入骨髓,這群人就再也沒救了。

  等到這些人都死了,此次西征就會鬧笑話,天大的笑話,還沒有上戰場呢,一下子損失了上萬人,這個責任誰來背負?

  “噗!”

  正在運功壓制蝎毒的薛萬鈞忽然噴了一口鮮血。

  “二弟,你怎么樣了?”薛萬徹急忙扶著弟弟的肩膀,看到他體內的毒氣已經逼到了眉間,心中大痛,這是毒氣攻心的征兆,老天,難道真的沒救了?

  “大哥,我...我怕是不行了...咳咳...”薛萬鈞吐著血說道。

  “二弟,你不要再說了,我一定想辦法救你的!”

  薛萬徹抹干眼淚,對薛仁貴說,“薛兄,請你代為照顧萬鈞,我要去找人救救萬鈞,救一救這滿營的將士。”

  “哎,事到如今,找誰去救呢?”薛仁貴嘆道。

  “梁國公!”

  “他?”

  薛仁貴搖了搖頭,“他有什么本事救人呢?”

  薛萬徹搖了搖頭,“不知道,我想試一試!”

  說完,他踩著云朵飛向了城中使館,大聲地喊叫道:“國公大人國公大人!”

  “何人喧嘩?”

  使館中有高手巡邏,見到薛萬徹就攔了下來。

  “軍中有變,急需梁國公拿主意,快去稟報!”

  “是!”

  薛萬徹很快就見到了梁國公。

  此時王維已經睡了,他在侍女的伺候下穿好了衣服,打著哈欠見到了薛萬徹。

  “薛將軍,你不在軍中飲酒吃肉,跑到使館干什么?”

  “啟稟國公,軍中有蝎子精混入,軍中死傷慘重啊!”

  “哦?是嗎?那你們快找薛仁貴出兵抓妖怪,找我干什么?我已經把軍權全部交給了薛都護,以后西北有了戰事,我完全不管的。”

  王維打了個哈欠說道:“好了,你快走吧,一身的血腥味,熏得我睡不著...哎哎,你要干什么...大膽,你拉我去哪里?...什么?軍營?我不去,軍中有妖怪,打死我也不去!”

  盡管梁國公大聲反對,在薛萬徹的生拉硬拽下,不得已穿著睡衣飛到了軍營中。

  看到滿營的傷兵,以及地上的血水,王維搖了搖頭,作孽啊!

  “薛將軍,快找醫生來救治傷兵啊,你帶我來此干什么?”

  薛萬徹突然跪了下來,說道:“梁國公,我知道你身邊有高人,請你求求情,讓高人出手救一救這滿營的戰士吧,他們中了蝎毒,普通的大夫根本治不好的,必須要高手出手才能解了蝎毒。”

  “哦,是嗎?原來這般嚴重了!”

  梁國公嘆息一聲,“那好吧,我試著向神仙求求情,看他愿不愿意出手相救了。”

  “多謝國公大人!”

  魔盤大唐



魔盤大唐 http://www.azxppn.icu/html/book/62429/index.html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足球竞彩胜平负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