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偶遇皇上

上一章返回目錄返回書架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何故思紅顏第一百四十一章偶遇皇上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確是如今的妖界在茵陳與香薷的管理下僅僅千年便是一副欣欣向榮的模樣。不過九重天實力從未有人探過,對此還是得謹慎行事。

  “若當真是九重天勾結魔靈而為,魔界愿傾盡所有與九重天抗爭到底。”南星緩緩道,就算不是魔靈,他亦是要助妖界同九重天抗爭到底。

  廣白乎又想起了香薷,仰天長嘆了一番。又暗自垂下了眸子,恍恍惚惚的道:“也不知香薷如今怎樣了,何時才能夠回來萬渡宮。”

  他們何嘗不是對香薷思念得很,無時無刻不是透過水鏡觀察她在人界的一舉一動。

  “廣白妖主放心,南星定會帶香薷重回萬渡宮。”

  “你這廝還好意思說,就算在人間你竟然還對香薷打著主意。也忒不是個人了吧。”廣白氣的快把胡子飛上天了,看到他在花海之中與香薷的那一幕,恨不得飛到凡間好好教訓他一頓。

  南星搖了搖頭便同茵陳離開了萬渡宮前往九重天。

  “魔靈當真在九重天嗎?”茵陳問道。

  “就算不在此事與九重天依然是脫不了干系。”

  說罷便徑直往主殿走去,一路上仙侍見他二人是紛紛避讓。

  將離在殿中看著他二人的不步伐,對著簾子后黑衣人道:“你昨日這些事情做的有些過了。”

  黑衣人冷冽一笑,聲音如陰風般蕭條。“當日神女滅你我父子二人可從未手軟,怎得如今當了主上越發心慈手軟了起啦。”

  “怎會,只是這番打草驚蛇確是有些不....”未得將離說完周身便是一股黑氣縈繞,魔靈的身影漸漸在他體內顯露出來,直到吞噬了他最后一抹神識。

  “玉徽,你且看著我是如何管理九重天,定是比你要好上千百倍。”將離眸子之中露出的是嗜血的光芒,四界總有一日會到他手中。

  玉徽點了點頭道:“那是自然,只是我兒這身軀魔靈還是小心些為好。”

  “怎得,我費盡心思救你回來,這會還與我討價還價起來。”將離漸漸靠近玉徽,恨不得將其一口吞噬。

  在南星與茵陳入了殿中只時,玉徽悄悄將身形隱藏了起來。在角落處靜靜的看著主殿內的一舉一動,將離亦是調整的衣衫站在屋內厚著他二人。

  “今日二位怎得有心來我九重天了?”

  南星率先開口道:“不過是想來問候主上近日九重天可有何異動。”

  將離轉身瞧了瞧二人,“九重天一派祥和,魔尊是多慮了。”

  “當真是如此嗎?我怎覺著你這殿中有些異常的氣息呢。”茵陳在殿中四處瞧了瞧,冥冥之中這殿內屬實有些奇異。但光靠靈息卻又一絲絲都難以察覺,外加眼前這人哪有昔日將離的模樣。

  將離嘴角微微上揚,眼下閃過一絲恨意。“茵陳上神若不信本座也沒有法子。”

  此刻卻有一天將慌慌張張入了殿中,跪在地上道:“主上不好了,西海水面有異動。”

  南星與茵陳雙目眼神交融了一番道:“既然主上有事情要處理,我二人便不在此久留了。”

  走出殿中,茵陳壓低聲音道:“他這殿中有古怪,包括漸將將那個天將。”

  “有何古怪?”

  “難以確定,那天將看模樣在九重天應該有些時日了。周身的雜氣多得很,能夠得知西海異動斷然不會是這般人。”說罷二人便分了身影,一個往萬渡宮一個則是去往了人間。

  他這一行下來,人間已然是過了兩日,香薷未見得南星,還以為收拾東西跑路了。內心是將南星渾身上下里里外外全部給罵上了一遭。

  南星漸漸入了洛府,便得到了香薷憤憤的眼神,問道:“你去哪了,兩日未見得你。”

  “處理些事情罷了,香薷可是有何要事。”

  “沒事便不能夠問你了嗎?”說完便憤憤回了屋中,將門關得是發出聲巨響。躲在屋內透過網紗看著南星的一舉一動,好在他沒有收拾東西跑路。

  留著南星呆滯的站在原處,恰好洛老爺跑了過來,拉著南星哭訴道:“皇上選秀不知怎得來了此處,但凡有適齡女子皆要去參選,神人可有法子讓小女不入那吃人不吐骨頭的皇宮之中。”

  南星心頭一震,香薷那命劫果真來了,看著香薷緊閉的屋子。“不知近日可有男子接近香薷?”

  洛老爺搖了搖頭,香薷這丫頭現在一門心思撲在了你身上。怎會去接近其他男子,不對,昨日她說在集市上見著了一男子生的極為標志。大許只是匆匆一瞥罷了,遂道:“沒有的。”

  南星遂放下心來。“我自有法子讓香薷選秀不入,只是近日香薷最好不要出府便好。”

  “好好,我即刻便吩咐下去。”洛老爺喜笑顏開的往大堂之中走去。總算能夠留住這個寶貝女兒了,他極力隱瞞女兒出生時的狀況為的就是不被皇上帶入宮中。出生時便見鳳凰飛動的女子入了宮也斷然是遭受各方欺凌。

  香薷在屋內將二人的對話聽得清清楚楚,昨日集市上的男子說入了宮中便可享受無窮無盡的榮華與富貴,還送了自己一個玉佩。看來是個騙子,第二日便偷偷翻墻出了府中,準備將玉佩還給那男子。

  湖畔,香薷惡狠狠的對那紫衣公子道:“這玉佩你還是收回去罷,我不要。”

  “為何,可是不合姑娘心意?”當朝皇帝紫潺看著眼前的人兒,自打在集市上匆匆一瞥后便難以相忘。還打算讓她入宮為妃,便贈了塊玉佩以表自己的心意。

  香薷將玉佩放入他的手中,轉過身去,“我知曉你是皇宮中的人,我是不會去的。”

  “你去了宮中便有著無盡的榮華與富貴,朕也會一生一世的對你好。”

  “這位公子,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我已經有了心上人。是斷然不會參加所謂什么選秀,從此權當你從未見過我。”香薷說罷便要回府,若是人爹爹發現她出府還不知要怎樣責罰他呢。

  紫潺拉住了香薷的手腕,不復先前的目光粼粼。死死的拉著香薷往湖面的船只上走去.....

  何故思紅顏



何故思紅顏 http://www.azxppn.icu/html/book/59499/index.html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足球竞彩胜平负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