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六 人王劍心,萬劍自朝!

上一章返回目錄返回書架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功法修改器第六百二十六 人王劍心,萬劍自朝!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演劍場,九瀑布浩蕩落下,將演劍場匯聚成一方水澤大界,周圍青山翠綠,陡峭入天,一樹如一山,一山如一界。

  水澤大界上,站滿了來參加比劍大會的人,踏水而立,宿魚兒也是里面的一員,正與所有人舞劍,道劍歌。

  “天地有正氣,御劍天地間……”

  劍影不斷,整齊劃一,連帶著御虛劍宗弟子,足有十萬人。

  而瀑布頂端兩側,站滿了長輩們,一個個小心翼翼找尋著自己的兒女、弟子等,可惜離得太遠了,以他們的修為看不清,玄念更被御虛劍宗的護宗陣法壓制,出不了身體太遠。

  在演劍場最前方,有一小峰,峰頂有一屋子,為劍宗宗主卓宗光的閉關之所。

  屋內,卓宗光坐于竹椅上,在喝著一杯濃茶。

  “宗主,這石焱小兒太過于狂妄,我看還是設下陷阱,將他殺掉,我們御虛劍宗所有長老出手,加上有您坐鎮,隨石焱小兒來的人王,不如您修為高,定逃不掉。”御虛劍宗大長老眼疾手快給卓宗光蓄滿茶水,義憤填膺的建議道。

  “你不懂。”卓宗光搖頭。

  御虛劍宗大長老褶皺的老臉上滿是疑惑。

  “人,要看得開本質。”卓宗光抿了口茶水道:“我要如此,你要如此,天下人都要如此,比如石焱就看得開,你卻看不開,他沒有要憶君的性命,就是給自己一條退路,也是給我一條退路。”

  “你要記住,非死仇下,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大長老見卓宗光有不追究的意思,急聲道:“可他殺了您外孫啊,三個只剩下一個,天賦最好的藺元承都死了。”

  “水伯,你應該知曉,我本就沒將他們看做是卓家人,否則我不會從小到大沒見過他們一面,與小輪回人族有關者,都是孽種,不得善終,都不值得被培養,到頭都是空。”卓宗光搖頭嘆息道:

  “那石焱也是小輪回人族,換做是你,在沒有死仇的情況下,成為王境后有了三百年壽元,還會與一個只剩兩年壽命,可令一名人王為他做事的瘋狗為敵?見識嗎?”

  “石焱有底氣,他留了憶君的命,也看不上憶君對他的仇恨,和未來可能存在的報復,石焱現在的一切做事,綁架也罷,斂財也好,都是為了渡過小輪回,可即便渡過小輪回,也會失蹤,再出現的概率很小,水伯你還不懂嗎?”

  卓宗光有些口干,大長老是看著他長大的人,否則他不會說這么多。

  “可……”

  “是宿魚兒那個小丫頭找你了吧?她與藺家某一公子走的很近,藺家被滅,她怎會不來呢?”卓宗光見大長老還想說些什么,將不好拿出的話微微拿出一些。

  “您猜到了?”大長老訕訕一笑,宿魚兒將她父親的寶物偷出來不少,全部孝敬了他,指望他在卓宗光面前多攛掇一下。

  “我又不瞎,你身上有剛吃了御虛宗的御虛丹氣息。”卓宗光疲倦扶額道:“好了,水伯你下去吧,監管一下比劍大會。”

  “等會石焱來,我怕宗主您一個人孤掌難鳴,不如讓我……”大長老想要留下。

  “下去吧。”

  “是。”見卓宗光很堅決,大長老嘆息一聲離開。

  大長老離開后,卓宗光扶額低頭的嘴角,微不可查掀起一抹弧度。

  御虛劍宗一處隱秘地,大長老神情漠然,取出一傳音靈符,將所傳話語紀錄后,內勁渡入,自然焚無。

  演劍場上,秩序井然,在聽從二長老所言,進行下一輪比試。

  “此為終試前最后一試,取三百人,再進行最后的比劍,得到三百排名,三百排名所得獎勵分二十個階梯,這二十個階梯分別是……”二長老站于一處樹頂,向下方宣讀。

  大部分人對前面的獎賞不太在乎,凝神聆聽第一名的獎勵。

  傳為能拜入御虛劍宗,成為宗主真傳弟子!

  此乃天大的榮耀,人王弟子,別說丹銅州,就是江永郡,就是行在整個萬界城都沒有多少人敢招惹。

  終于,他們從二長老口中得到的確認,雀躍歡呼,攜好友同來的,女的互擁,男的重重碰臂。

  “而此試,為劍念試,激發自己的最強劍招,不管靈術劍學,還是武道劍學,你們手中都有我們御虛劍宗下發的制式人兵,劍念與劍器會融為一體,到時候,弱的劍器會被強的劍器吸來撞碎,吞噬進化,最終出現三百柄地兵,這三百柄地兵的主人就是進入終試者……”二長老將規則講出,傳遍整座演劍場。

  “加油,一定是我。”宿魚兒環掃一圈,身為戰紋境一重靈修,比自己修為高者寥寥無幾,她一定能成為三百人之一。

  而且,她御虛宗是御虛劍宗下屬宗派,會很多御虛劍宗的招式,有先天優勢。

  她雖已找了水伯,卻還是不放心,她一定要親自見卓宗光,她是從小被卓宗光看著長大的,定斬石焱。

  “開始。”

  在二長老一聲令下后,所有人向天或向四周落下的瀑布出招。

  一時間,劍氣四散,各種劍招交雜,互為沖突,在瘋狂碰撞,水爆不斷濺起,在半空中都形成了一團水汽,氤氳不散。

  宿魚兒也在全力施劍。

  就在宿魚兒興奮察覺到,周圍弱的劍器,開始向她手中的劍器飛來時,情況突變。

  天上有破空聲現,旋即所有劍器,十萬劍器脫手而出,向天穹飛去,密密麻麻如蝗蟲飛空,形成了一場浩瀚劍爆,有如萬劍歸宗。

  “誰!哪個小輩在我御虛劍宗演劍場搗亂?”主持大比的二長老怒發沖冠,除了天穹,到處觀望。

  “什么情況?我的劍!”

  “這是怎么回事啊?”

  ……

  演劍場上,發懵對視后,所有人茫然抬頭,半空中的氤氳水汽也被十萬劍器沖碎,露出朗朗晴空。

  晴空上有一輪烈日,而烈日下方,有一團白云。

  他們依稀看到,白云上似人立著三個點,一黑一紅一灰?

  不是點,那是三個人!

  而劍潮便是向黑衣人涌去。

  “咦?”上空,落下一道少年輕咦。

  咔擦,咔擦,咔擦!

  所有劍器撞在黑點,準確說是撞在黑衣人背后的大劍上,一時間,劍器破碎聲不斷,震耳發聵,令所有人難受捂耳。

  劍器破碎后,所有精華沒入大劍,被大劍吞噬干凈,至于渣滓,如一場夏雨,隨暴風落下。

  人王劍心,萬劍自朝!

  御虛劍宗的人們神情震撼,都忘了去躲。

  宿魚兒仰頭如視神祇,喃喃出聲,美眸中滿是崇敬:

  “人王,一定是人王!”

  功法修改器



功法修改器 http://www.azxppn.icu/html/book/53856/index.html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足球竞彩胜平负投注